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罗平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03:39:0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罗平白癜风医院,南京白癜风,临海白癜风医院,天津白癜风初期危害,云南白癜风发病原因,廊坊白癜风医院,济南能根治白癜风的论坛

  

  

  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能接到热心读者的电话。这周接到一个厦门读者打来的电话,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韩国现在都要部署萨德了,中国人怎么还不去包围韩国在北京的大使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中国人要去韩国旅游?!

  我以个人名义告诉他,非常赞同他在合法的前提下所有表达爱国主义的方式。之所以用个人名义,是因为我知道我永远代表不了“有些中国人”。

  他们鄙视“幼稚的爱国行为”,似乎心胸宽广超越国界,俨然“世界公民”,但对自己的同胞却又常以小人之心加以揣度:你所谓的爱国是不是从哪里拿过“五毛钱”?再不然给你扣上一顶“商业爱国主义”的帽子,甚至把你骂作“爱国贼”。

  果然,我在“卫龙食品宣布从乐天玛特下架”的新闻下面,看到不止一位我们的同胞质疑“这家企业是否趁机打广告?”还有人摆出傲骄的姿态,质问这种举动“有智商吗?”

  那位厦门读者在电话里告诉我,最让他心寒的,是当他与周围人谈论这些观点时,周围人的嘲笑和冷淡。

  中国人民族性的麻木是在鲁迅先生的年代就被见证了的。3月2日,当我打开隔夜的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发现刚刚从北京发回报道的一位美国记者也看出了这一点。他的文章是这样写的:

  韩国国防部已经宣布在今年年底之前部署“萨德”——“然而在这样紧张的局势下,今年1月中国赴韩旅游的人数仍比去年同月增长了8%”。

  文章采访了一位24岁在北京某企业担任人力资源主管的年轻人,她表示对“萨德”的感情“有一点儿复杂”:“我反对萨德——我认为它对中国的安全是一个威胁”,她表示会取消去韩国旅游的计划,并抵制韩国化妆品。“但我离不了韩国电视节目,我可以在YouTube上继续观赏它们。”

  

  听在韩国的一个朋友说,这两天首尔的乐天免税店“还是能看到很多中国人”。很庆幸,这篇报道不是《洛杉矶时报》驻首尔的记者写的,如果采访的是正在疯狂购物的中国游客,他们的回答可能比“离不开韩国电视节目”的人力主管,更让正一团怒火的国人难堪。

  韩国媒体《中央日报》3月2日发表社论,对“中国对韩国企业的打击报复日渐升级”表达了惊讶和不满,并指责中国官方媒体“粗暴的言辞”:“首先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SNS新闻账号‘侠客岛’在文章中使用‘断交’一词,前日《环球时报》又主张‘将乐天逐出中国市场’……”

  在民族血性这方面,我一直是佩服韩国人的,面对日本不承认侵略史实,他们会剖腹会切指;面对金融危机,他们会挨家挨户把金项链金戒指捐出来救国。

  一直不知道韩国人怎么看中国人的,这回知道了。他们显然不认为我们中国人有民族血性,至少认为我们的民族血性比他们差。否则,他们凭什么认为,我们会眼睁睁看着比美国人给台湾那种“爱国者”导弹还要先进许多倍的“萨德”,支到我们国家的东北大门口,却一声不吭,甚至默默接受?

  或许,在韩国人心中,对中国人的印象一直是这样的?至少不能说一点没有吧,我记得有韩国朋友曾经问我,为什么中国人不买中国自己生产的汽车?他觉得不可思议。在韩国,大多数国民会买韩国车,因为他们觉得那是爱国。

  不过说真的,这两年北京街头的北汽电动车和长城SUV明显地多了。

  当OPPO和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超越了苹果和三星后,我觉得,中国人更喜欢买国产车的年代应该也不会太遥远了。

  

  中国制造业的进步这几年很明显了。然而我还想说,爱国,其实不是以国家实力的强弱为前提的。

  作为一个在瞬息万变的媒体行业侥幸生存的“70后”,面对“80后”“90后”常常感到深深的代沟。但我得说,至少有两次我被他们深深地感动:一次是去年1月浩浩荡荡的“帝吧出征”,打得“台独”阵营一片狼藉;另一次是郭敬明,不是因为他的《小时代》,而是为了5年前他发的那条微博,自称是“中国的脑残粉”:

  “你们就当我是中国的脑残粉好了。我就是曾经在天安门看升国旗哭了的人,我就是每次看奥运听见国歌就眼红哽咽的人,我就是曾经半夜看网上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时,中国人保护火炬的图片,看得嚎啕大哭的人。你们不用怀疑,这种人是存在的。我的祖国确实有很多问题,但这并不影响我毫无保留地爱它,为它自豪。”

  

  不要说今天的年轻人已经“全球化”,超越民族,超越国界了。爱国主义永远是年轻人心中随时可以燃烧的火种。

  194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一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宣言激荡着无数海外学子的心。在那一刻决定放弃国外优越生活,回到祖国的名单有一长串:

  华罗庚39岁;钱学森38岁;钱三强36岁;邓稼先26岁……而牵头与51名留美同学联名撰写了《给留美同学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海外留学生回国参加祖国建设的朱光亚,当时只有25岁。

  

  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

  那个时候我们的中国积弱已久,一穷二白,为什么爱国主义却像一面饱满的风帆,满载着理想和奉献,跨越那个借助海运的年代,战胜如此明显的物质差距,在贫瘠的土地上创造奇迹,让中华民族重回世界强国之林。而那个时候年轻人对中国的热爱,可以大声地说出来,可以骄傲地说出来。

  今天,我们的中国已经成百上千倍地富强,我们的GDP总量是世界第二,我们一年浪费的粮食够非洲难民吃好几年,我们过几年都要在太空建成挂着五星红旗的空间站了,而我们有些人还是会乐此不疲地去日本买一个在浙江生产的松下马桶盖,排着队去美国看着别人的白眼生孩子,甚至为了一张外国身份证一夜之间加入天主教。

  我知道,当2008年北京奥运会绚烂的开幕式惊艳世界的时候,当2016年杭州G20峰会再次惊艳世界的时候,最自豪的感情不是来自中国内地,而是来自旅居海外的全球各地的华人们。

  不管中国人走到哪里,读了世界前100名的大学,还是进了全球前100名的公司,改换了哪一国国籍,你的祖国都会伴随你一辈子,她的荣耀和耻辱同样也是你的荣耀和耻辱。

  让爱国变成我们每个中国人的责任吧!这不是为了做给谁看,也不是为了向韩国人证明什么。不管你是50后,70后,还是90后,我们都有义务让我们的祖国更有尊严。

  至少,我们的社会应该营造这样一种氛围:让我们的年轻人在表达爱国主义时,再不要羞于启齿,再不要担心自己是少数,再不要用“脑残粉”这样寒碜的字眼来自嘲。▲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滨州治白癜风的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