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京什么时候治疗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03:40:1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京什么时候治疗白癜风,得白癜风后在饮食方面应注意哪些问题,梁山白癜风,可以治疗白癜风权威的药物,滨州治白癜风的中医,医生帮忙解答是白癜风,湖北治白癜风的仪器

原标题:零距离纪录景甜:一位女演员和她的安全感

题记:《大唐荣耀》播出之后,人们第一次认识到景甜还可以“这样”,甚至一个洗脸视频都轻易上了微博热搜,视频里的她娇小可爱,举止行为相当接地气,这和大家设想的景甜形象并不一致。连她自己都说:“标题上的景甜,是我吗?”
和所有女生一样,景甜喜欢护肤和吃,巨蟹座的她,常常会缺乏安全感,但一切的不安和吃苦受累的事,到她的嘴里,会变得非常好笑,并且画面感极强。
所以,这篇专访,几乎都是她未加删减的原话,整体可能没逻辑,甚至有些细碎,但那些很短暂的瞬间,可能比长篇的论述,更能清晰的呈现她目前的阶段和状态。

【吃】

“怎么办,我感觉我最近好像又胖了。”

景甜一边用吸管猛吸着果汁,一边抚着面颊,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撒娇地抱怨着。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发送“景甜”,查看明星独家新闻,还有可能获得明星独家照片套装~快关注起来吧!

早上9点,景甜进行最后的妆发环节,坐在镜子面前的她,手里死死攥着苹果汁,任凭化妆师在她脸上画来画去,景甜的嘴里也时刻不闲着:“你们吃了吗?我这儿什么吃的都有,皮蛋粥,包子...”在得到记者吃过早饭的肯定回答后,她有点小失望:“我这儿好吃的可多了呢!”我问她:“所以,现在还要控制体重吗?”

“当然要,主要是最近吃的太多了,脸肉肉的。”

景甜一提到吃,眼睛放光,表情一下子就柔软了。

“你知道吗?前几天,我去火焰山录一个真人秀,因为我特别喜欢吃新疆菜,那天从早上六点到机场,我就忍着,一直没吃东西,想到火焰山一次性吃过瘾!可没想到,飞机竟飞那么远,还要坐车,我在车里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吃饭。”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三点钟,终于到了!我一口气吃了四个小时,真的吃到站不起来,撑死了!”

我问她,“连续吃4个小时?”

“对啊,从三点开始吃,吃到晚上七点,大盘鸡、拉条子、手抓饭、羊肉串、羊排,因为当时酒店没有过油肉拌面,这个是我最爱吃的,节目组有个同事特别好,他去帮我买了两份,吃了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那工作人员不制止你吗?吃多了会胖啊!”

“不啊!大家都一起吃。我觉得在北京吃的新疆菜,完全跟那没法儿比,太正宗了,我都咽口水。”

“吃完以后,都晚上十点了,我就出去运动了一下,跑回来之后发现水果又来了,天哪!葡萄、哈密瓜、西瓜,都好好吃吃的样子,接着又吃了一堆甜品,那天吃到快十二点才睡。”景甜一脸满足。

和所有女生一样,景甜喜欢护肤和吃,对于目前的工作要到处飞已经越来越麻木的她,外出工作最大期待是能吃到当地小吃,比如麻辣烫,串串香...如果工作地处偏远,她还会自备辣条。“其实,我妈经常给我发微信,发那种99%的人都不知经常吃路边摊身体竟会变成这样的文章,还叫我少吃麻辣烫,吃太多会长寄生虫。”

“但你还是会吃对不对。”

“是啊,有一次,我在片场,特别想吃辣条,但发现找不到了!因为他们怕吃辣条可能对身体不好,然后助理就跟我说,没了,包里没了。我不信,我就到处翻,一下子又翻出一包辣条,因为我真的太累了,吃辣条,真的会很精神。”说完,景甜然后转向她的工作人员,炫耀地说,“我就知道你们在骗我。”

连续5年,景甜没有在家过年 ,连生日都是在剧组过的。今年清明,她抽空回家了一次, 那是她近几年和家人在一起最长的时间。

在家的日子里,她做了两件事,给爷爷奶奶扫墓,缠着爸爸妈妈去带她吃好吃的。但她又补充着:“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赶紧让我吃吧,就觉得,吃到家乡的凉皮、酸梅汤、肉夹馍,哇!真的圆满了!”

“我那时候还和我妈说,在舞蹈学校那会儿,我胖的,放寒假回家,我爸妈去车站接我时,以为我被打了,整个人肿成球,为了减肥,大年三十,一家子人都在桌子上大鱼大肉,我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凳子上,看着她们吃,我妈那天把西红柿切块,看在是过年的份上,还撒了一点白糖,太惨了!”

虽然惨,但景甜觉得,吃是她人生较为幸福和安全感的时刻。

【一个人】

“说来也怪,我现在特别喜欢一个人呆着。”

“我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也是从今年越来越有了,平时很多人会包围着你,我都和她们说,我又不会走丢,挺想一个人的。”

“那一个人都喜欢做什么?”

“特别简单,我就在那儿安静的躺着,发发呆!一个人好舒服的。”

这种自由和舒服,有点像她当年一个人来北京上学的感受。

景甜12岁那年考上北京舞蹈学院,从西安到北京,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景甜记得,入学那天,眼见着同学和家长分离抱头痛哭的场面,看着自己的父母,一滴眼泪都没掉,“其它同学都抱着父母痛哭,哭的稀里哗啦的,太恐怖了,真得像拍电影一样”。

我问她:“那你怎么不哭呢?”

“我有难过啊,但只有一瞬。”她笑眯眯的用手指比了一下。“等他们走了之后,我觉得好开心啊,觉得哇!突然可以独立了,自由了,没人管我了!”

在景甜的意识里,小时候爸妈安排她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问原因,练舞很累,也没有想过反抗或者去沟通。印象中,她和母亲争执最多的是极为日常的“喝牛奶”,母亲害怕她长不高,天天强迫她要按时喝牛奶,但景甜不愿意,“为了喝牛奶的事,我觉得特别崩溃,但看我不喝,我妈就威胁我说,你今天不把牛奶喝了,我今天就不让你上学,听到这句话,我真的会被吓死。”

景甜觉得,自己的不安全感是那种极为细碎又日常的,从小就有。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连作业没写完,或者几道数学题不会,我都特别担心,甚至是焦虑。也不会说,明天去了学校,再问或者怎么样,我就一定要当天,找别的同学问清楚,把答案写好,明天去学校我才踏实,就是一定要有一个提前性。”

“像现在我接了一部戏,他们说剧本还在修改,我说,你哪怕把旧的版本先给到我,我有所准备,如果准备工作没有做好,我真的会不安,感觉要出事。”

“那你从小就这么乖吗?”

“也不算是,也有叛逆的时候,我小时候都敢一个人去网友。”

“那时候QQ刚流行,我当时特别想去见网友,人家给我发来一个什么地址,我买了票,一个人坐那个中巴车,但地址好像不对,到了那儿,没人,结果被我妈知道了,爆打一顿,以后再也不敢了。”景甜略带哭腔的描述,房间里的工作人员都被逗笑了。

【努力】

景甜之前一直在和团队斗争一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向外界诉苦。

“其实,我不想说辛苦,每一部戏下来,现场的场务、灯光、摄影老师们,都比你还要辛苦,我们还有趁着他们调试机器的时候休息一会呢?人家都没说呢?你说什么呢?”

景甜记得拍《大唐荣耀》,唐朝戏的礼仪需要不停的跪,因此演员们都会准备一个护膝。但景甜后来才知道,原来群众演员是没有护膝的,那一刻她特着急。“我和副导演说,这场戏,是不是只拍我们几个人的近景啊,如果是的话,就别让他们跪了,有的群众演员都是老人,咱们快点,真的不能让他们跪那么久,那是石子路,不是水泥路,硌得多疼啊。”

《大唐荣耀》是景甜拍的最长一部戏,从最热的7月,拍到最冷的12月。

夏天,横店有40度,整个剧组又在50度的高温封闭棚里面拍摄,这么热的情况下,景甜要演冬天的戏,经常演完一场,“地上已经有一小圈水了。”

“拍完一场,我才知道我流了那么多汗,那个时候我可能一天都不会去上厕所,因为真的排汗太严重了,也经常会有点要虚脱的感觉,所以不停的在喝椰子水,补电解质。”

聊到出汗,景甜突然又想到另一个画面,她用“很逗来形容。”

“《大唐荣耀》还有一场戏,剧情是非常浪漫的,我跟于小伟老师一起拍,导演就告诉小伟哥,这场戏,雪山很冷,你要把你身上的熊皮大衣要再披给她。”

景甜一听,都已经50多度了,还又要披一层?“我和导演说,我已经有一件皮草的大衣了,导演说,他很关心你的,他怕你冷,必须在披一层。”

景甜无奈状,点点头:“好吧,他关心我,那披上吧。”

“然后小伟哥把他的熊皮大衣给我披上了,他是终于凉快了,我就得裹着两件的熊皮大衣,还戴假发套长发,全部都湿透了。”

最惨的是夏天要拍冬天的戏,穿那么多,等冬天的时候,景甜要穿夏季里最清凉的一件衣服,“唐朝嘛?可能就一层薄纱,那天就得了重感冒,拍了一天,回去之后就一直在发烧。”

“那几天没办法停,一直在拍,没有休息。最后制片人说,怎么办,这肯定不能以发烧的状态去拍啊,我就在车上打吊瓶,吊完了之后再接着去拍,觉得好像也习惯了。”

“我不知道你没有看,我在微博发过的一个图,因为我膝盖有积水,快20厘米的长针,从膝盖穿过,像串羊肉串一样穿过去,疼得我哇哇直叫,但他们看见我哭,还会笑我。”

由于小时候练舞的伤痛,景甜根本离不开理疗仪。

她向我这样描述自己的卧室。

“我的卧室特别吓人,有一台夸张的理疗颈椎仪,因为我确实身体不好,所以经常需要治疗,听着好像一个病了很久的人。”她笑着自嘲着。

景甜拍戏的时候,会带一种圆片状的膏药,如果你今天没睡好,肩膀疼,分散在贴几个地方,会缓解一片肌肉的疼。

“比如说我有腰间盘突出,我吊威亚就会好难受,拍《长城》,我几乎一天不下来,因为我们穿的那个衣服很麻烦,七八块,穿的时候三四个人帮你一块穿,你脱掉一次,会耽误很久,所以一定是没法儿脱,时间长了,会不舒服,动都不能动,会准备这样的小药膏。”

我问她:“那你这么累,浑身是伤,你父母会说,你何必那么拼吗?”

“不会,他们会觉得,那是我应该承受的压力,应该去吃苦。因为你得到了荣誉,你得到了粉丝的喜爱,所以这份苦是你应该去承受的,如果你真的怕,那你就不要去就好了。”

在景甜的意识里,工作就得努力,毫无保留去付出,这也是获得安全感的一种方式。“因为你努力了,进步了,这样你会觉得至少没有遗憾,不会等戏都杀青了,你回头再去想,我当时要再努力一点,多花点心思就更好了,尽量不要让自己有这样的想法。”

【一道明显的楚河汉界】

景甜的床头放着一只小狗玩偶,那只小狗已经陪了她很多年,有了它,景甜会觉得特别踏实,有安全感。

“其实,那个玩偶也没什么意义,我去买床上用品的时候,看床上放了一个小狗,觉得很可爱,后来就在我床头摆着,一摆就是十几年。”很多人曾试图想让她换个新的玩偶,但景甜每次都会抱着不撒手。“它已经成为了我一个安全感的东西,好像不在身边,我就会很紧张。”

除了小狗玩偶,她还会带着自己的床单被子四处飞。“不是说人家的床单被罩不好,酒店的床单都很软都很好,就是习惯,我天天不在家,我家就是我的一个行李中转站,我带着我的东西睡觉的时候,我会觉得很踏实,我就觉得好像就在家里一样,躺着特别舒服。”

半年前,我采访她,聊到最后,景甜笑着对我讲了一个故事,那时在美国训练,身边没有那么多人围着她,那是她非常短暂的安逸时光。

“我在美国《长城》训练的时候,每周会有一个下午的小假期,离我住的地方坐车要一个半小时,有家海底捞火锅,有一次遭遇大堵车,我花了4个小时才到,相当于整个假期都泡汤了,但当我下肉的那一刻,那味道,真的,特别值,感觉一切烦恼都没了。”

在景甜的心里,有一块完整属于自己的地盘,一道明显的楚河汉界,她并不想假装成别人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具体目标,或者一定要做到什么样的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毫无保留就好,这样自己才会有安全感。

聊到最后,我问她:“去年,我问你,想不想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你说,暂时没有这个想法,现在有改变吗?”

她想了一下,点点头:“有啊,我真的好想一个人,什么都不带的跑出去。”

“那跑出去,一个人想好干什么了吗?”。

“吃羊肉串!”景甜抿抿嘴,笑着回答。

(策划/王帅 采访、文字/胖虎 摄影/百全 视频导演/李济坤 特别鸣谢/景甜团队 )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什么白癜风医院看眼好